美文写景美文

故乡那弯弯的小河

2020-03-29 本文已影响3068人  东山

  再次回到故乡时,已是盛夏的傍晚。落日余晖下,一条弯弯的小河静静地流淌着。站在那座长满老年斑的石桥上了望,一抹残阳,撕开了夜幕的裂口,洒下一地的血色,染红了一汪弯弯的河水。故乡的小河,隔着光阴,悠悠地唱着记忆的歌谣,像一只漂泊的野鹤,咻咻地嗅着,寻觅着原路,闯进暮色的乡愁中。

  越溪河,故乡的小河:用婵砜淼,清澈见底的河水常年不息地流着。听父亲讲,在很久以前,从观音到沙沟差不多20里水路,就有客船开通,方便了来来往往的乡亲们,说是客船,其实也就是机动的木船吧。每次乘坐客船心情总是很舒畅的,船的速度不快,但正好可以慢慢地欣赏一路的风景,两岸的草木葳蕤,细瘦的河竹密布在水边,高大稀疏的南竹东一丛西一簇的,繁葩密缀,顾盼生姿:用孀芩埔幻婢底,两面的山影竹木倒影水中,严然一幅世外风景画卷。偶尔风起时,河水微微地涟漪,呢喃了一河酽酽的缱绻。随着小船慢慢地前行,河水荡悠悠的从船身两边哗哗浪过,那倒映的水中梦幻般的美景,即随波浪荡漾、变形、打碎,不久又随小船的经过,渐渐地平静、复原:拥姿莘嵊,小河里的鱼种类繁多,还有一些小小的虾米。站在船头远望去,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鱼儿和小虾在水草中自由地嬉戏、游弋。但是鱼虾会在小船要靠近时,迅速消失在水草之中;船行浅处时,水草就缠裹在船边,每每此时,总喜欢靠在船边伸手轻轻拨开水草,藏在水草密处的是密密匝匝的河螺,还有那形状各异、大小不一的河贝镶嵌的泥土里,偶尔还可以看见几只螃蟹,或慢慢悠悠地在河底爬行,或悠然自得挂在水草上荡来荡去,牵引着你的心儿陶醉……

  小河于故乡的乡亲们而言,是生衍不息的希望。小河物产丰富,乡亲们都依赖着这母亲河度过了无数的美好岁月。而最为难忘的还是那无数美好的儿时记忆。

  临水而居的人们,差不多都有自家的小船,即使没有的,也有自制的竹排,可自由地游弋于溪河之上。许多年轻人喜欢在农闲之时,划着他心爱的小船去险要的地方撒网,展示他们捕鱼的本领,总是让人羡慕不已。他们飘流在美丽的溪河之上,它掩映在朦胧的山水之中,它穿行在勤劳质朴的渔民之中。在歌声与河水的交响乐中,用他们最为有力的双手,划起了一对对双浆,拉起了一张张神奇而壮观的渔网,他们网起了鱼儿,他们网起了快乐,他们网起了爱情,他们网起了人生的希望和快乐。

  记忆中,从早到晚,小河边总能看见垂钓者们的身影,垂下丝丝悠悠的长线,或站立于柳荫下,独钓青溪水,静静等待心中的猎物;蚣父鋈伺笞诤优系氖飞,互递着香烟,闲侃起春花秋月、夏风冬雪,似乎并不关心鱼儿是否上钩,只是图个悠闲。偶尔还可以看见搬撑的画面(就是一张方下的大网,用个十字架把它支撑着,放入河水中,待鱼儿入网时,将网捞起),至今还记得,隔壁婊叔公每年夏天都会去河边搬撑捞鱼,可能是好奇,而更多的是羡慕,我们也常常去帮着搬上几网,当看见一条条大小不一鱼儿入网,再捞上来,心情好是激动。父亲是家中的独子,也许是为了他的安全,更是为了我们家的香火吧,自小就被下了禁水令,最终成了个旱鸭子。但是,每每涨水的季节,父亲也会带着我们,扛上他自制的虾筢到河边捞鱼,也可以捞上几条半斤左右的大鱼,而更多的是小鱼小虾、螃蟹之类的,不过总的说也是收获较大的,回家时总是兴奋不已。

  因临水而居吧,村子里的男人基本上都会游泳,一到了夏天,都喜欢在小河里畅快地游上几个回合,而夏天的小河更是孩子们的乐园。我很小就学会了游泳,还记得自己学游泳是在池塘中开始的,胆子大了点后就去小河中游玩了。天热的日子,对于生活在农村的孩子来说,最大的娱乐莫过于在河里玩耍,特别是放学后与放假的日子里,整天都有一大群伙伴陪伴着到小河里游玩,在水里嬉戏,大点的孩子们表演各种游水的绝活,小孩子们尖声叫喊,拍打着水花,有时大人参合进来,表演一两手绝活,我们便欣羡得合不拢嘴巴。接下来便是我们的练习了,当然也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故乡的小河就是这么热闹。它是一个摇篮,摇大了一拨又一拨的孩子。

  初识水性,自然的想法就多了。记忆中,故乡的小河总是那样清澈,真可谓”游鱼细石尽入眼底”,倒映着蓝天白云朵朵,拱桥下、青石边,常常有成群的鱼虾无忧地飘游着,扔下一块石子,他们便消失在白云里或水草间。于是就产生了下水捉鱼的念头,而结果总是鱼儿没有逮住多少,螃蟹捉了一大篓;还有小河螺、河壳数量繁多,一会功夫就可捡上一大背篓,运回家中水煮后,取出雪白鲜嫩的精肉(有时觉得背运麻烦,直接在河边直接将其生剥取肉)。所有弄回的东西,阿婆都会将其加工成鲜美的菜品。每每想到那家常菜的样子都情不自禁地垂涎起来,恍惚间又嗅到了乡土的味道。

  捉不了鱼,总觉得不是光彩的事情:罄丛诔け裁堑闹敢孪肓烁霭旆,就是用父亲编制的虾筢或者箩筐,里面再装上一些死河贝、螃蟹之类的东,再将其安放在鱼儿常出没的地方,待一会儿迅速地捞起,当看见几十条活蹦乱跳的小鱼、大虾,还有螃蟹被捞出水面时,那欢快地心都要跳出来似的,不多久就装满了笆篓,满载而归了。这样的欢快心情持续不了多久,因为捉到的鱼儿数量是不少,但质量就谈不上了。于是又学着自制鱼钩,像大人们那样去垂钓,却总是没有耐心,常常是鱼没有钓到,鱼杆却被鱼拖走了。再后来也不知就听谁说,晚上的鱼好捉,于是和几个小伙伴在夏日的一个夜晚打着电筒,提上父亲竹编的鸭罩子,背起一个笆篓,穿行于河岸的浅水边,看见一条条鱼儿静静地躺在水下的沙滩上,好似睡着了似的,便迅速将罩子罩下,也许是力气小速度不够快,也许是沙滩面不平,反正不知是什么原因,鱼儿还是溜走了,结果还是只有捉了好些活蹦乱跳的河虾,还有那永远慢悠悠的螃蟹装进了我们的笆篓,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兴趣,反而是对这样的生活总是乐此不疲……。幽静的夜晚,优雅的游鱼、戏虾,还有那各种秋虫的鸣叫声,交织变幻,时而高亢,时而低沉,美得令人陶醉,至今不忘。

  一阵清风吹动了石桥边那棵古老的麻柳树,思绪被轻轻卷起的柳枝慢慢拉回。举目远眺,最后一瓣落红正依依不舍的随风飘落,小河依然静静地流趟着。看着粼粼的波光,感受着这凄美的欣喜,带着落红点点的思念,随着蜿蜒流水,飘向无际的远方,落下一地的心碎;望着随风起舞的老树叶,细品着乡间的风情,带着绵绵的情思,飞向无垠的深空,洒落一地的凄凉;听着悠扬的蝉声,回味着这曾经无数次趟过的故乡小河,带着丝丝的眷恋,飞回梦起的地方,留下一地的惆怅……

下一篇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